到底是哪位将军,开采出了将军洞芙蓉

假如,我说假如,寿山主峰——高山连同发源于此的田黄溪是中国最贵的山的话,加良山很有可能就是第二贵的了。今天,我们“飞”了他!视频附后

加良山在哪?因为这篇文章可能要面对很多不是寿山石爱好者的普通读者,请允许我科普两句,专业人士可直接跳过这一段。寿山石分三系五类,三大系就是高山系、旗山系、月洋系(加良山)。简单地说,高山系所出的田黄是“石帝”、加良山所产的芙蓉为“石后”,两个山系就把“中国好石头”的前两个座次给分了。你要说中国其他的石头怎么想?画面太美我不敢想。只好拿另外一套评价体系来说事,中国的“印材三宝”,前两名还是田黄和芙蓉。

其实,加良山不仅产芙蓉石,也产峨嵋石,当然,芙蓉是当家品种。就芙蓉本身来说,还是个大家族,细分起来有诸多名贵品类。网络上介绍芙蓉的帖子一大把,我就不再逐一细数,只讲一个大家感兴趣肯定又没听过的将军洞芙蓉猜想。将军洞,是芙蓉石中最具神秘色彩的细分品类,原名“天峰洞”,在加良山的山顶,传说清初被一位将军独霸,所以有了“将军洞”之说。也有传说应该是乾隆年间的某位将军。来,猜想一下,将军是谁?

就笼统的“将军”论而言,凡是带兵打仗的高级军官都能称将军。按照史料和诗文的记载,清初靖南王耿继茂、耿精忠父子镇守福州时,就对寿山石进行过大规模的开采,简单引用两句:“日役万指佣千工”,“掘田田尽废,凿山山为空"。考虑到耿继茂在1660年移驻福建,1676年耿精忠战败投降,基本上是顺治末年到康熙初年的事,算是符合“清初”这一猜想条件,两人的身份也符合“将军”之说。

还是泛“将军”论,有学者指出,《寿山石记》里记载:平乱之后的1677年,“大开山,日役民一、二百人,环山二十里”,所指应当就是打败耿精忠的康亲王,清朝六大亲王之一的杰书。这一点,在《后观石录》中似有佐证:“自康亲王恢闽以来,凡将军督抚,下至游宦兹士者,争相寻觅。”但是,我梳理一下这位铁帽子王的征战记录,他从1676年降耿精忠,直到1680年奉诏回京,基本马不停蹄地在福建、广东与“三藩”余部以及郑经的部队作战,估计没那个闲工夫开山取石,这个猜想怕是难以成立。

若要严谨一点,严格按照职务划分的“将军”之说,我们再来考据一下,福州实际上在平定耿精忠叛乱六年之后,杰书奉诏回京两年之后的1682年,才正式设立“将军”一职,作为驻福建八旗军的最高长官,当时全国设置了13个将军一级的驻防单位。福州将军的全称是“镇守福建福州等处将军”,从一品,但实际地位在总督之上。1682年这个时间点,排除了前两说的猜想,符合了乾隆时期“将军洞”得名之说。我查阅了一下乾隆年间任将军一职的武官,一共有24位,除一位汉将军,几位身份不可考的之外,其余都是满蒙将军。原以为好寿山石这一口的应当是位汉军旗的将领,结果一查,大失所望,这位倒霉将军张正兴,前后干了不到两个月就被降职了。至于剩下的将军里,谁最有可能是“将军洞”的主人呢,我也就推断至此吧。

传说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原藏天园的老总陈用贵先生,曾经从加良山山顶打洞,直通将军洞故坑,也采得几十斤老料,但所产已不如从前,最近十多年,茶亭街、三坊七巷拆迁时,也曾有人当街出售过将军洞芙蓉,一石难求,就说这么多了吧。

好了,看飞行。加良山海拔600多米,严格来说不是一座山,而是一个遍布矿洞的山脉,我曾经多次到过加良山,但真正最早留下影像还是在2007年,当时的开采破坏已经十分严重。不过彼时的月洋水库还是很美的。

这一次带队飞行,正好赶上大雾天气,为本已千疮百孔的山体遮瑕掩丑,无论航拍还是延时的效果,还是如入仙境。

分享到
相关视频
相关资讯